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另类激情

[男同][三温暖淫乱调教纪事](1-2)-另类小说



               三温暖淫乱调教纪事


作者:不详

  赶快用你的大屌打我的脸,干我的嘴,求求你?!快!快点!」眼前这个约
莫20岁左右的男孩子以高跪姿跪在我的面前吞吐着我的阴茎;喔,没错,就技术
层面来说这是「口交」,但他兴奋激动的表情,与奋力吮舔的猛劲,我比较怀疑
他是不是肚子饿了,以为自己正在吃东西?其实啊,我还真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宝
贝,会被这「性」奋的底迪情不自禁咬断一截哩?哈哈,不过说正经的,我还真
的挺喜欢被吹喇叭的感觉;你不知道喔,一般人随便吹个几下就嫌屌太大嘴很酸
哪,看你硬了就猴急的要A 赶快干他;像这乖底迪一吹就十几分钟不停的,还真
不多见呢。刚刚还在门口犹豫要不要花四百块进来玩玩,还好一来就遇到个配合
的乖小弟,呵呵,老子今天走运了!

  「你喜不喜欢葛格的屌呀?啊?是不是又粗又大呢?」

  「嗯嗯,嗯……。」

  我甩动早就充血肿胀、被吸得又湿又亮的阴茎,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,我没
盖你,真的只是轻轻的甩几下喔,没想到竟然发出响亮的「啪啪」声。平时软垂
的屌大概是因为充血的关系,重量起码多出了三、四百公克……,其实我也不知
道啦,反正握在手上是沉甸甸一大根。更厉害的,底迪挨了两耳光,一偏头马上
又咬住了我龟头继续吸吮。我操!嘴巴塞满了东西,还可以哼哼哈哈地叫春叫不
停;妈的,他口水还真多,不累喔?

  「好乖喔,嗯,想不想让葛格的大肥屌、大香肠通一通屁屁啊?」话一出口,
就见他一对大眼睛向上朝我看来,点头有如捣蒜。呵,我历任的情人或炮友,有
的抱怨,有的喜欢我做爱时口不择言的方式;我操!又不是上教堂、上课堂?难
不成做爱还要背唐诗三百首喔?我倒想起去年在228 ,钓到一个躲在门口不敢进
公园的气质小帅哥,哇,谁知道,去到他家,两个人一进门就迫不及待一边脱衣
服,一边接吻,一边忙的要死紧紧地缠抱着对方,一路连滚带爬翻到卧室床上,
床都摇晃到快垮了;他忽然要我等一下,天杀的他竟然去打开音响放起歌剧CD哩!

  一听到女高音飙着喉咙嘶吼,我他妈的当场软掉,怎么吹怎么搓都杠不起来,
哇操,生平第一次阳痿。

  不过,现在我可是一匹「硬梆梆」的种马喔!难得碰到这么一个肯配合的小
可爱,老子我今天可要好好表现一下,用粗黑的大鸟炮彻底轰炸这朵粉嫩的小菊
花!嗯,说到我的大鵰喔,不是我在吹牛,可是有口碑的,用过的都说赞哩!呵
呵,我自己是从来都没量过啦,不过我第二任的Lover 曾经把我的屌弄硬拿尺量
过喔,嗯,我不盖你,长有17公分,宽啊最宽的地方将近六公分,大部分应该是
五公分左右……,龟头又大又亮像是鲁过的鸡蛋,难怪好多人爱吃,呵呵!不过
喔,这都不算什么,我他妈的天生就是能控制自如,想玩多久就多久!而且喔,
一个晚上出来个两三次都不是问题!通常我遇到条件的普普通通的底迪,就会想
早点爽一爽赶快射一射走人了事;要如何控制?不难呀,对我来说,注意力不要
集中在「人」身上,只要聚集在自己下半身专心抽插,不用太久就想射了;不过,
要是给老子碰到好看又骚浪的辣弟,我就会想要好好玩他,慢慢干他,只要他撑
的住,老子一次可玩一两个小时,起码射个两次以上!

  虽然我可以玩的这么疯,但是喔,耐操干的底迪并不是太多,大部分都会乖
乖求饶啦,只要他们一开口要我赶快射,我通常都是会做个顺水人情啦。曾经有
一次,老子我跟两个台中弟有过「一夜七次郎」的纪录喔!废话,当然是一个晚
上射出来七次啊,喔,那两个底迪,不啦,是两个丑「美眉」,哈哈,我看大概
都不满20岁,不是长的太漂亮但超淫荡骚浪的,你都不知道他们那个淫贱样喔,
哇靠,我根本不想跟丑妹玩持久战,只想好好享受高潮射精的快感;但他们实在
太欲求不满了,干,你知道吗,我一射出来,才休息一下他们就使出浑身解数「
吹拉弹唱」再把我弄硬;玩到最后几炮,我实在累了就干脆仰躺在床上,想说让
他们主动,哇操,好姊妹俩还轮番上阵骑我的屌哩,不骑白不骑呀,我他妈的不
到五个小时整整射了七次!七次耶!!两个小浪妹还亏我,说我可以去拍G 片勒,
哼,谁要看我这种人演G 片啊?不过话又说回来啦,我也不会去怨叹我老爸老妈
给我生了普普通通一副国字脸大老粗的样子,至少他们还赐给我一支超好用的大
黑屌,还有可以「出国比赛」的性能力,有这个比较实际啦,我又不当0 ,也不
给人追,长那么好看有个屁用?你说是吧?

  底下小男生吞吐我阴茎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,是该累了。我拉他仰躺在海绵
垫上,开始粗暴又温柔舔吻着他,不时还用我有点长茧的大手掌捏揉他的身体;
靠!年轻就是年轻,皮肤又滑又软,更扯的是,这五官细致兼细皮嫩肉的小鬼身
上,还有一股甜甜淡淡的奶香!跟我一身在太阳底下监工干粗活、粗硬黝黑的身
躯恰好成正比。

  「几岁啊你?」

  「20,不是虚岁喔,已经满了。葛格你呢?」

  「少来,你还未成年喔?不行,这样我犯法喔,我要走了。」

  「真的满20了,我发誓!嗯,葛格你几岁呀?」

  「很老了喔,可以当你爸啰,呵呵,不告诉你,你会嫌我是老头子。」

  「讨厌啦,我跟你讲我不介意年纪呀!我喜欢大葛格啦,是真的乜。」

  「你喜欢大葛格,呵呵,也喜欢大葛格的大鸟鸟,对不对?」

  「嗳,你很讨厌耶!不跟你玩了喔,好烦耶你,快说啦,你几岁?」

  「不玩了喔?好,你说的喔,我要走了。」

  「哎呀,开玩笑的嘛,不问不问了,亲一下,嗯。」

  年轻小孩子就是年轻小孩子,还有本钱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发娇嗔,也不会让
人觉得恶心做作。不过,正中下怀,虽然对话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胡说八道,但我
就是喜欢懂得在床第之间撒娇发浪的小男生。言语笑闹、肢体碰触间,觉得跨下
一直不曾稍退的热泉温度越升越高,我争气的小老弟,果然被这酥软的调情絮语
激得更加血脉贲张,像烧红的铁杵,简直都要滚烫冒烟了!再不策马入林,老子
真他妈的会精液倒灌。

  「好不好,冷气好冷喔,葛格的大香肠会着凉喔,现在可以进去小屁屁里面
取暖了吗?」哄他的话与事实正好相反,我这红肿的大枪杆要是再不通一通枪管
准备狂射一击来消火降温,恐怕会高温炸裂啰!靠,这底迪可是有备而来,听到
我下战书了,便随即从他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拿出保险套与KY,利落地帮我戴上
并为我们彼此器官涂上大量的KY,随后还自动地把小腿「挂」在我肩膀上就「射
击位置」准备,哇操!好个浪淫娃!虽然他的脸部表情混合着期待与恐惧,一直
说他没玩过这么大的「弟弟」,再三交代我要慢慢来,呵呵,他以为我的长处只
有「鸟」大一点而已,那是他还不知道葛格我其它更厉害的本事吧,哈。

  「有没有玩过这么大的啊?」我耍着如钢铁般坚实的大屌拍打着他肛门周围,
另外还用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菊花穴口帮他放松:「会不会害怕呀?」

  「嗯,嗯…………」他其实并没有回答,很专注地在体验我手指的蠢动。

  我看也差不多了,于是手握着大鸟,开始把龟头往他的菊花口一边磨蹭一边
轻轻塞入,哈,本来想告诉他:嘿,葛格在用「马眼」亲你的「屁眼」喔!一转
念又想到小鬼头哪懂什么马眼屁眼坏心眼的,说出来搞不好会被亏说,葛格你又
在讲好冷的笑话了。而现在,我根本连龟头都还没进去三分之一,他就在那边一
直哎哎叫痛了。

  「啊,啊,葛格轻一点,拜托。」他皱着眉哼着,倒也没有退却罢休的意思。

  可是,谁遇到我这只大鵰会不叫痛的?「忍耐一下喔,待会就会好爽好舒服
了,乖乖喔。」哪能功亏一匮?我还是走走停停,一点一点使着腰力往前迈进;
要干人喔,绝对猴急不得,但也不能一看对方难受就罢手;一直反复重来只会增
加对方的痛苦而已,也会让自己不爽。对嘛,你看,现在我不就把我的龟头干进
去了?!欸!菊花是嫩肉做的,很有弹性的,有什么鸡巴吞不下?不过,底迪已
经伸手挡住我肚子了,他的表情骗不了人,应该是很痛吧?终究是朵小雏菊,真
他妈的又烫又紧,我生就一颗鸡蛋似的龟头,彷佛给一口咬住了,小菊花嘴儿吞
也不是,吐也不成;接下来要怎样?欸,大支喇叭要大鸣大放前,其实也没别的
撇步啦,还不就是用舔舔耳朵、亲亲嘴、跟他说说话啦、温柔地爱抚他全身之类
的一些老掉牙的招术安抚他。你可别小看这些小动作喔,只要你照表操课,嘿嘿,
用不了几分钟,对手的城门一松开,你就可以再继续攻略城池,抽鞭驯马啰!

  我已经开始利用好不容易顺利打通的几公分深度,轻轻浅浅的抽插了;只要
见底迪紧皱的眉头稍微松开,那就表示他比较适应了,欸,老子我就趁机再往小
嫩穴里钻个一两公分,用我无敌大鸡巴软硬兼施地开垦这个甜滋滋的菊花嫩穴,
呵呵,他妈的还真是紧,整个小肉穴好像在跟我拔河似的,我进去,整个肉筒子
就奋力抵抗,老子我不想来硬的,让它的弹力给挤出来一点点之后,马上就感觉
有股吸力要拉我进洞……,哇靠!这可神了!小男生们有待大葛格们积极「开发」

  的嫩穴儿就是风味独具,插菊花穴就是要这款货色的呀,不是吗?

  这小鬼还不错,之前虽然频频叫痛,倒也不会啰哩啰唆牵拖一大堆的;我平
常最怕遇到不耐插又爱找大屌玩的机车底迪了,可是这一个他就一直在这边乖乖
的忍耐我的深入,嗯,渐入佳境了喔,我的大鸟不知不觉已经捅进去一半多了,
而他的表情也渐渐地舒展开来,嘴巴不再喊痛,反而哼哼哈哈地呻吟了起来。哇
操,身体还自动迎上前来想要我整支塞进去喔!好呀,看老子我一杆进洞,给你
爽上天!

  「葛格全部都进去了喔,爽不爽?喜不喜欢?」

  「嗯嗯,好大喔,喔,等一下…,第一次跟这么大的做…,啊,好痛!」

  「好痛?你一直叫痛,好,好,好,那我们就不要玩了喔?」

  我他妈的也真够贱,假装生气吊小朋友的胃口,话一说完,就作势要把大屌
拔出来,底下的他察觉不对劲,竟挺起整个身子迎向我的胯下,急道:「葛格你
干嘛啦?我只是说等一下嘛!讨厌…,又没有叫你拔出来!我只要适应一下就好
了……,啊,你…?!」哼!我哪等的到他说完一堆废话?根本没等到他撒完娇,
我就开始长驱直入啰;我会太狠啰?欸,老子对他已经够温柔够有耐性了,要是
一般的丑怪小屄,我哪会赔着性子慢慢开苞啊?而且,这么香、滑、紧、热的小
屁眼儿,早就把我的烂鸟夹得快冒烟了,再不干喔,大香肠会被整条烤熟的!

  我一开始就像我工地的打桩机一样,乒乒砰砰干着这底迪的紧穴,他夹的越
紧,我就越想使出全身力量把他插松,哈,有点像一具巨大的打桩铁管,一口气
要打出个又深又大的地洞一样,砰砰砰!喔,还有回音咧!整个小房间都是我肚
子、大腿、阴囊袋子用力拍打底迪小屁股的「啪啪」声,还有底迪断断续续、唉
唉叫爽的呻吟;不盖你,有时还会听到我不停抽插的大屌,把底迪菊花穴里淫水
抽出来的潺潺水声喔!很屌吧?

  「爽不爽?爽不爽?」我一边干,一边喘着气,用力吸咬着他的奶头与脖子
逼他回答:「再不说葛格就不干你了喔?」。

  「好爽……,葛格好棒,快!用力干我……,啊,啊!」他全身都是汗水与
我的口水,被我敲打似的动作摇晃的连话都说不完一整句。

  「喜不喜欢?干死你好不好?」老子就是喜欢逞口舌之快,这样干人才会加
倍爽:「把你小屁屁干到开花,怎样?」

  「哥!哥!好爽喔,哥!」已经完全进入疯颠状态的小可爱,微微颤抖的嘴
唇,真是我见犹怜;干着干着,不禁忍不住去舔咬他鲜红欲滴的唇肉。你不知道,
我真的是毫不留情的猛抽狂干,小屁眼洞这条窄小的干道,被我搞得「天雨路滑」,
我的大烂鸟不时会滑出跑道,一把扶正之后再干进去,喔喔,底迪唉到简直快断
气,干!真他妈的淫荡!这么小年纪就这样,将来长大还得了喔!底迪的肉穴,
不晓得是不是有待大屌充分的开发之故,有种尚「青」的压迫力,我是说大屌插
进去的感觉啦,不像老经验的0 号那么……,怎么说呢,老屁股玩起来像「布丁」

  一样柔润冰软,有时侯玩起来,就是少了一点「鸭霸」的引诱力;但是这款
爱玩但又没被真正「操过」的小朋友,就是他妈的紧梆梆,嫩中带劲,干过会上
瘾喔!

  每次把你的龟头吸进去,又觉得它想把你立刻挤出去,喔喔,很特别的感觉
啦!

  尤其是那超有弹性的肛门口,哈,要是软一点的屌干进洞里,搞不好会被夹
断,呵呵!

  我已经汗流浃背了,老汉推车、背面狗奸、侧躺后捅、猴子抱树……,还好
我早已习惯干这种要把人抬来转去的「粗活」,哈!老子今天兴致特好,怪招换
来换去,个头不高的小鬼又是呻吟又是哀叫,搞得我有几次差点精关不固,还好
很快回神过来稳住阵脚,不然喔,给底迪看笑话!虽然我射过以后很快可以提枪
再战,但这次喔,我知道要征服这小淫娃,是不能分段作业的啦,一定要一气呵
成将他干出精才可以。才说着勒,就感觉到他呼吸的节奏不一样了,开始咬紧牙
根,脸部肌肉绷的好紧,已经被干松的小肉穴间歇性地痉挛收缩,种种迹象让我
知道他要射了,不可错失这个大好时机,赶快把他早就瘫软的双腿勾回我肩膀上
头,大屌疯狂加速抽插痉挛中的紧浪穴,我知道这样的姿势最容易干到所谓的G
点,绝对是爽上加爽。哈,果然不到三分钟,底迪突然一声呐喊,白稠的豆浆给
我磨了出来,一下两下……,白嫩的屌儿抽动了好多下,哇靠,还射的真多!

  我抽出他身体后,只见他全身瘫软地软垂在地板上,泛着汗的白滑躯体还真
是媚态横生,我竟有股冲动想打出阳精,泄在他俊俏的脸上。不过底迪一见我双
手开始搓动勃起肿胀的粘湿大屌,连忙制止:「葛格呀!不要打出来,我去冲一
下水,回来可以再玩!」

  他一定很爽吧,被干成这德行,还想要梅开二度呢?结果还以为老子要是射
了待会就没戏唱了……,呵呵,太小看我了吧!除了屌大,我的本领也很大,哈,
真是棋逢敌手啰!

  「还没吃饱喔?噢,底迪!你很贪心喔……,嗯,那等一下我要射在你嘴巴
里面给你吃,好吗?」

  「好呀,我最喜欢吃葛格的精液啰!等我喔,马上回来!」


                (2)

  我等他围好浴巾,起身帮他开门并准备立刻栓上门锁,万万没想到,他前脚
才跨出房门,我都还来不及关门,一个身影冷不防就撞进房里。我真的发火了,
厉声质问他:「先生,这是我的房间好吗?!」

  「不好意思啦,我刚刚一直在隔壁房间的墙洞看你们玩啦,好刺激喔;一发
现那个0 号要去洗澡,我就赶快在门口等着,我真的好想跟你们一起玩喔!」他
盯着我瞧,眨着大大的眼睛试图说服我:「我也是1 号,我是体育学院的,让我
参一脚好吗?」见我有点动摇,这年轻人打蛇随棍上:「我的技术也不错喔,也
蛮会干的,欸,一起干他好不好?」

  是个皮肤黝黑的平头年轻人,五官非常深遂,我猜一定有原住民血统;他还
自称是体院学生,应该也不是随便说说的,因为他个儿虽然不高,但他的身裁的
确是非常精壮结实,立刻让我联想到,豹子这类骨肉扎实匀称的动物。嘿嘿,找
他进来玩3p,一定………很有意思,两个壮汉联「屌」出击,底迪这下可会乐死
喔!不过先别急,验验货再说。

  「你是1 号……,嗯,你屌多大?」

  年轻人毫不扭捏,一手扯掉腰间的大毛巾,我一眼就瞧见已呈半勃起状态的
黑屌;嗯,也不差喔,老子二话不说随即抓过来把玩。龟头像极了毒蛇头,是三
角形的;有包皮,但可以很容易地往后扳下;屌是没有我长啦,粗细差不多,不
过他的屌非常笔直,真的是蛮漂亮的一根!希望是中看又中用。

  不一会儿底迪冲完澡敲门进来,见到房间有陌生人,吓了一跳。「刚刚这个
葛格在旁边房间的小洞偷看我们,看你这么骚,他也很想加入喔,」我顿了一下,
笑得很淫秽:「你看看他的屌,嗯,不错吧,想不想要啊?我们一起干你怎样?」

  底迪盯着年轻人完全勃起,正在一跳一跳的大屌,咽了咽口水,又转身瞄着
我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嘿,老子就知道你想要的很:「那,你就赶快帮他吸一下
啰。」底迪蹲下身子,张嘴衔住年轻人硬翘的阳具,唏唏苏苏地吞吐了起来。妈
的,这么骚!连做个样子装一下害羞矜持都免了,七字头真的是够劲爆!看着年
轻人开始爽乐地紧皱眉头,老子的好屌也渐渐勃起了。

  「来,你要不要先干?嗯,先戴套子。」我递上已打开取出的套子,拍拍年
轻人的翘臀示意,随手清出地板软垫上的杂物,指挥着两人:「底迪,来,你用
狗趴式趴下,后面的屁股让小葛格干,前面就吸大葛格的屌。」

  年轻人就是急躁!才刚就定位,体院弟就迫不及待地插入,哼,这家伙比我
还粗鲁!我还会分阶段慢慢地插,好让对手适应;可是他真就是一棒到底直攻要
害,呵,害底迪唉到不行,随即把我的屌吐出来喘着气,表情痛苦地轻声哀叫着。

  不过才刚被我这种尺码的犁田工具开垦过的,应该很快可以适应吧?反正,
痛是一定要的啦,不痛一下,又怎么会爽呢?不过年轻人还算知道0 号的需求,
停着不动好一会儿,见底迪背脊的肌肉松弛下来,才开始摆动狗公腰,整根屌深
入浅出地抽送底迪的菊花穴,抽插的速度不快,但,却次次到底。底迪不久前尝
过我疾风骤雨般的疯狂快棒,现在正在体验完全不同的干法,应该是很爽。由于
我是正面干着他的嘴,他的脸部表情一览无遗,刚刚的咬牙皱眉已经不复见,取
而代之的是爽乐的声声呼喊:「啊………。,好爽喔,好大喔,啊啊……,这样
真的好爽喔,啊…………」他的整个人被体院弟在身后规律地撞击,刚好把他的
嘴一前一后地送到我的屌前,让我不费力就可以干着他的小嘴。

  这底迪真是够浪的,一边要让我的大屌干嘴,一边还能卖力地放声淫叫,呵,
也真有他的一套啦!他这样叫春,叫到连外面的人都按耐不住了,不时有人敲房
门、试图拉开房门,我笑着亏他:「好多人想进来干你耶,你真骚!改天开放让
他们进来轮流干你,你一定会很喜欢喔!」我眉开眼笑地望了体院弟一眼:「不
过,今天只要我们两个,就可以把你干到爽死啰!」说完,我与体院弟两人都很
有默契地加重力道冲刺。这时候,体院弟终于喘着气开口:「喜不喜欢两支大屌
一起干你?啊?」

  「喜…喜欢,啊……,这边…,对…,啊!这样好爽!」

  「很爽喔,对不对?乖…。,乖喔,想不想换个姿势换人干你呀?」说真的,
老子干嘴干的有点烦了,很想回去小肉洞爽一爽:「嗯,底迪你躺下来。」底迪
顺从地躺下,体院弟握着湿亮的大阴茎,两人正准备听从我的指挥调度。怎么底
迪带来的套子都有点紧啊?我费了点劲戴好套子跪在底迪脚边,右手一把拉起底
迪的两支脚踝,他的臀背顿时被我拉离软垫有二、三十公分高,我二话不说,旋
即将蓄势待发的大屌戳进这菊花小穴,「兹!」的一声,嗯,刚被这样大尺码的
年轻葛格,毫无章法地乱干了十多分钟,小肉穴儿竟然还是水水嫩嫩,好烫好紧!

  呵呵,真是遇上好货色啰!

  「你来这边蹲下,干他的嘴。」我差点忘了快要欲火焚身的体院弟,赶快安
插个位置给他玩;现在,他就跪在底迪的脖子上方,双臂撑住前方地面,以类似
「伏地挺身」的方式一下下干着底迪的嘴,我这角度看不到底迪的表情,倒是只
见到体院弟结实多毛的翘臀不停地上下摆动。哈,黑丫ㄚ的浓毛不但长满他的臀
沟与屁眼,还越过两座山头,像草地一样蔓延包覆了整个臀部,真有意思!

  几分钟后,体院弟的特技表演完毕,累得他一屁股坐在底迪胸口休息。我灵
光一闪,向体院弟提议道:「欸!我们要不要试试看「双龙入洞」啊?」

  好样的!体院弟笑着点头,指着娇喘连连的底迪:「就怕他不行啰?」没想
到底迪竟不置可否,看来是默许了,好个不餍足的小鬼。我一把抱起底迪,空出
位置让体院弟躺下,要他先戴上套子,再要底迪面对面伏在体院弟身上。我操!

  角度不偏不倚刚刚好,体院弟顺势就将大屌由下而上插进了湿滑的菊花穴中,
毫不客气地开始大起大落。

  老子我也是第一次玩这招,以前都是看G 片演的,万万没想到今天能有此艳
福!废话少说,我挺着大屌半蹲着,看准了底迪与体院弟器官交合处,慢慢地用
龟头往这角落挤。这么紧的肉洞,怎么看都不像能再「塞」进一个鸡蛋般大的龟
头吧?我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,拍了一下还在下方挺动的体院弟大腿:「你先别
动,等我插进去再动。」

  此言一出,激情插插中的两个人随即停下。在后上方的我,稍微压低阴茎的
角度,心一横,拿出坚定的力道往拥挤的洞口戳刺!我操!进去了!就像我常常
在说的,菊花是嫩肉做的,很有弹性的,有什么鸡巴吞不下呢?

  底迪惨叫的哀嚎回荡在小房间里,不行!老子要继续!男人是不能也不可以
随便心软的,心太软,他妈的屌也会变软。我缓缓将我引以自豪的粗长大屌整根
没入,哇操!真是紧到我都快祖宗八代三字经乱骂一通了!而下面的另一支好屌
应该是被爆满的肉穴挤到也忍不住了,悄悄地开始了抽送的动作。就这样,我们
两支粗屌,很有默契地一前一后逐渐加劲道、加速度,一起抽插这个饱受摧残的
可怜小屁眼儿。

  经过了最难熬的前五分钟,底迪好像忽然活了起来,除了一直没停过的浪叫
呻吟,现在屁股好像还装上了马达,自动地扭摆浪臀,发起骚来:「好爽,…啊,
被两支屌干真的好爽!啊……,好棒!」他的肉洞像个肉筒子一样,紧紧包着我
与体院弟的两支大肥屌,夹得我们一点空隙也没有;肉穴里面多余的水份与分泌
物,一阵一阵地顺着体院弟的阴茎棒儿流到阴囊。而浪到最高点的耐干底迪,更
是配合着体院弟与我两人抽插的节奏,称职地发出长长的呻吟与呐喊助兴着。

  玩这么紧的浪穴,让我的精关一直处在崩溃边缘,我其实一直在苦撑,这样
的玩法,任谁来都要早早竖起白旗投降。还好,就在老子我快出精,老大哥颜面
就要不保之际,突然听到底迪大叫:「我不行了,不行了,啊啊…………」接着
又是体院弟低沉的嘶吼:「干!干!出来了……,干!」我一听到这种解放式的
嚎叫,那能再忍?一个剑步抽出屌棒,快速移动站到底迪面前,呵,真的是「面
前」喔,脱下套子,老子我马上就射了他一头一嘴的浓精!人还在下面的体院弟
连闪都来不及闪,也被我的热豆浆喷泉波及,还好只有几滴罢了。欸,你没听说
过嘛?「洨」也算是种补品好吗,有什么关系?

  花了点时间收拾了一下残局,已出精的三个人,都不复先前的狂浪放肆;两
个年纪小的,各自开口离开去洗澡,而老子我还是悠闲地躺在地板软垫上,回味
着刚刚的火辣性爱。呵呵,我想只要玩过「重咸」的,将来喔…,会不上瘾才有
鬼哩!遇到我,真不知道是底迪他的福气还是歹命?玩一次特爽的奸插,体验一
次被真正的大屌爽干的经验是不赖啦,可是玩过我这种size和本领,与两支大屌
轮流奸插的调教,我真不知道将来谁可以「镇」的住他?一夜就把他眼界打开,
一炮就他养成欲求不满的小淫魔……,哈,我看,这小鬼应该会想念我好一阵子
的啦,呵呵!反正不关我的事,今天就是花四百块要进来痛痛快快干一炮,喔,
或者两三炮的;啊,不想这么多了,老子我现在状况还算不错,赶快再找个可爱
的底迪续下一摊玩个够本啰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男同][三温暖淫乱调教纪事](1-2)-另类小说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